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李

最美妙的感觉 不是拥有 而是怀念

 
 
 

日志

 
 
 
 

“我是宣统区的”   

2009-08-13 22:27:3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村里有个姑娘叫凤凤,十六七岁,是农场职工的女儿,脸蛋身条都不错,可算是我们整个农场“土著”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了。我们知青们也议论说,可惜是个“土妞儿”,要是在城里也算得上是“盘儿靓”的。

恐怕人长得美,心计也会与众不同。当地人如果讲普通话,会被当地人讥笑,认为是不安分的人。而凤凤则不然,说话带有天津味儿,因为她最早接触的是天津知青,他感觉城里人都是这样的口音,于是她平时就模仿说津味儿,但是说的不地道,我们一听就知道她学的是天津口音。

当地人卫生习惯很差,可能与生活条件和环境艰苦有关,很少洗衣服、刷鞋。凤凤看知青休息的时候总是洗衣服、刷鞋,她也总是把自己的球孩(孩,乃鞋也;球孩,乃胶鞋也。)刷洗得干干净净,两个过肩的小辫子也梳得整整齐齐。她不大爱说话,但我们知道她想往着把自己打扮成城里人。

第一年春节之前有的知青要回家探亲了,凤凤悄悄地找到一位她比较熟悉的女知青,羞答答的让帮她买一双好看的尼龙袜子,等带回来再给钱。这位女知青欣然受命,在北京买了一双尼龙袜子,探亲回到村里赶紧给凤凤家送去,顺便还捎来一包北京什锦果脯送给她尝尝。凤凤和她娘接过尼龙袜子,喜上眉梢,爱不释手,连声道谢,最后问这双袜子多少钱。女知青说,尼龙袜子比较贵,七块钱。顿时凤凤和她娘收敛了笑容,露出惊愕和无奈的表情,他娘眼泪夺眶而出,跺着脚抽泣起来,“哪儿知道得这么多钱呀,早知道这么贵不能买呀!”凤凤也羞愧的泪流满面。

那年月,七块钱对于凤凤家来说可不是个小钱儿,即便是城里人也未必都舍得花七块钱买双袜子穿,一般花块儿八毛钱买双尼龙加底袜就可以了。再说凤凤全家六口人每月的收入也不过四十多块钱,哥哥娶媳妇借了一千块钱送彩礼,至今还没还清,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农村人花七块钱买双袜子穿不是烧包子吗?

这突如其来的哭闹让女知青十分尴尬,不知所措,连忙说:“袜子给凤凤穿吧,钱就算啦。”转身离开了凤凤的家。只听得她家屋里传出更大的哭闹声。

从此,凤凤和她娘再也没提过给袜子钱的事儿,不过,倒也算有良心,每当凤凤家有啥好吃的东西——炖酸菜,蒸包子、煮羊肉,烙油饼,总不忘喊那位女知青到她们家去吃,一来二去凤凤家和女知青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农场的职工和家属、知识青年都是公费医疗,看病不花一分钱。设备也不错,心电图、X光机、化验室齐备,而且还有几位下放来的中老年医生,技术好,服务态度也好,深受大家的欢迎,有病都愿意找他们看。据说这些医生来自于北京西城区某医院,该医院位于毛家湾,是一座小楼,就在林彪住宅附近,因为站在小楼上就可以看到林彪家的院落里,所以就撤消了这个医院,全体人员被落实“六·二六”指示下放到内蒙地区。

一天,凤凤身体不舒服,可能是那种女孩子的病吧,凤凤来到场部医院看病。她找了一位从北京来的女医生,医生要先问患者姓名、哪个单位等等进行登记,凤凤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说自己是某分场的,是北京的知青。医生看看凤凤拘谨的神态,凭感觉无论如何也不像是知青,更不像北京知青,因为凤凤说话带着当地口音还掺杂着天津味儿,于是医生进一步问她,你是北京哪个区的?凤凤思忖着,然后脱口而出,“我是宣统区的。”女医生木然愣了一下,突然趴到桌子上大笑不止,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女医生感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掏出手绢擦去眼泪,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凤凤说:“北京哪儿有宣统区呀?倒是有个宣武区!”凤凤羞得满脸通红,呆呆的看着还在大笑的女医生。

这件事被流传成笑话,以后凤凤再也不提自己是知青了。

几年后凤凤离开了农场,嫁给了包头市里的一位干部。凤凤终于成了城里人。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