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李

最美妙的感觉 不是拥有 而是怀念

 
 
 

日志

 
 
 
 

一九六九年的四月一日  

2009-03-31 23:09:5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九年的四月一日下午中共九大在北京召开了。这天上午一列运送知识青年的专列在北京火车站第一站台即将开出,站台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送别的人们和出征的人们依依话别。尽管站台上洋溢着迎接“九大”的乐曲,周围彩旗飘舞,并不能释怀我依然沉重的心情。

今天,我的三个兄弟都前来送我,弟兄之间似乎没有更多的话语。一同来送我的还有一位我最要好的同学的妹妹,他比我小两届,由于家庭出身资本家,六六年已被红卫兵抄了家,原来住的四合院已经被“红五类”抢住了,只好全家栖身在一间街道居委会安排的破旧房子里。我的同学已经在前一年去了黑龙江农场,他的姐姐是六六届高三的,也已经在一月九日到陕西宜川插队去了,北京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和这个妹妹,她的姐姐对前程未卜,料想妹妹也逃脱不了她的命运,特意从陕西写信给我,嘱托我今后照顾好她的小妹妹,一旦我离开北京她小妹愿与我结为伴侣同行。她默默地站在一旁,我告诉她,我不能承诺你姐姐的重托,耐心地等待吧,也许你会交上好运。其实,那时我不懂爱情。

我的心情之所以沉重,是由于父亲不能来送我,此时仍不能见上一面。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被单位的造反派关在“牛棚”里,进行隔离审查,据说每天还要被赶到雍和宫附近去拆城墙,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晚上接受群众的批斗。

忽然,我们学校工宣队的师傅领着我父亲挤过人群走到我面前,这突如其来的情景让我感到惊喜,父亲看上去有些清瘦,脸色黝黑,还不到六十岁已有些驼背,神态很平静,这样我也控制住了感情。父亲站在我面前,语气平和地有些像背书,对我说,听说你今天去内蒙,工宣队师傅带我来送你,(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身后站着一位陌生的人)到那儿好好干,好好学习,家里的事不用惦记。说着就把一个小纸包递给我,转身钻进了拥挤的人群。我知道他一定是遏制不住自责的感情,也不愿意让我看到他老泪横流。我潸然泪下,不知如何是好。

四十年过去了,父亲也离开我们三十多年了,然而这一幕却在我脑海中永远不能抹去。

那天父亲送给我的是一尊当时很流行的夜光塑料的毛主席胸像和一本鲜红色革皮的32K笔记本。至今那个笔记本我还认真保存着。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