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李

最美妙的感觉 不是拥有 而是怀念

 
 
 

日志

 
 
 
 

北京隆福寺琐忆 (该文在2011年5月1日《北京晚报》“四合院”栏目发表——“打小爱逛隆福寺”)  

2008-10-01 23:27:57|  分类: 京城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隆福寺琐忆 - 老李 - 老李

 

 我从小住在北京东城的东四附近,隆福寺是我从小经常去的地方。

隆福寺位于东四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东四的全称应当叫东四牌楼,因为当年东四十字路口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一个牌楼,一共四个牌楼,位于东城,与西四牌楼相对应,所以叫东四牌楼。东四往南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是东单,因为只在西边有一个牌楼,单是一的意思,位于东城,现在一般叫东单,老北京人称它为东单牌楼,当然,对应的还有西单牌楼。不过这种叫法现在很少听得见了。解放初期扩宽马路,这些牌楼都被拆掉了。听老人讲东四的牌楼被拆迁到南城的陶然亭公园了。扯得有点远了,回来还说隆福寺。

东四十字路口往西,直到现在的美术馆十字路口,文革前叫猪市大街,隆福寺就在猪市大街路北。从隆福寺的东口出来是东四北大街,出西口是大佛寺街,现在叫美术馆东街。原来隆福寺的山门前往南有一条路通到猪市大街上,马路正对面是冶金工业部。隆福寺的北门,也就是后门在钱粮胡同。其实在北京人的心目中,隆福寺前的一条东西向的街都属于隆福寺的范畴,说隆福寺就是指的这条街。

隆福寺在老年间是北京的四大庙会之一,咱没赶上过,只能说说五、六十年代后的印象。

解放后隆福寺最聚人气的应当是东四人民市场,是北京四大商场(王府井百货大楼、东安市场、西单商场、东四人民市场)之一,规模比较大,货色齐全,买东西(现在叫购物),逛商场也是人们平日里的一大乐趣。

人民市场是在隆福寺这座庙宇的基础上改造修建的。进了山门修了前后四栋铁皮顶篷的大货场,除了经营玲琳琅满的日用百货、食品之外,还经营旧货、古今字画、书店,困难时期还增加了修理行业,比如修补棉毛衣裤、修鞋、修钟表等等,让市民感觉很方便。当时“东四人民市场”这几个字还是吴晗副市长(《海瑞罢官》的作者,明史学家)题写的。

1964年山门拆了,原地盖了新式的商场营业大厅,焕然一新,主要经营百货、食品等,后面的大货场没有拆,经营其它不太热门的项目。董必武同志给重新题写了“东四人民市场”几个端庄的大字。

文革之后东四人民市场又盖成了大楼,改为“隆福大厦”,安装了电动扶梯,但是人气比过去差多了,1993年夜里起了一把大火,把人民市场仅有的一点人气彻底的烧没了,企业从此也变得难以为计。

隆福寺之所以让人难以忘怀,是它在文革之前的那几百年中所蕴含的老北京的文化底蕴。

隆福寺街最热闹的是人民市场往东一直到东口这一段。往西没有什么店铺,困难时期盖了个十三层的民航局大楼,据说是当时北京最高的楼房,让这段路变得更窄了。

东口把角路北是明星电影院和德一茶庄。德一茶庄店面不大,朝向东南,门脸是五彩沥粉的两棵圆柱,黑底金字的牌匾,两扇总共一米多宽的玻璃门,进去店堂不大,茶香四溢,光线有些昏暗,但总是十分整洁。是隆福寺这条街上最漂亮的建筑。 可惜后来东口路北盖了一栋楼,就把这茶庄给拆了。

紧挨着的是明星电影院,正门朝着东四北大街,里边还是楼上楼下的老式木结构,而且比较陈旧,按现在的标准肯定不符合消防安全的要求。但是他的成人票价比其它三家便宜五分钱。

除了明星电影院外,这条街上还有东城区工人俱乐部、蟾宫、东四剧场三家影剧院。

蟾宫这名字本来取材于民间神话传说,多好听的名字!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原来位于隆福寺街西口)的红卫兵贴大字报,说蟾宫就是赖蛤蟆宫,是对来这儿看电影的广大工农兵群众的侮辱,改成了长虹电影院,至今还沿用着。

东四剧场在人民市场旁边的一条死胡同的尽里头,平日演电影和戏曲,周末和礼拜天晚上演木偶戏,那时候看过的《画中人》《鸭司令》,至今还记忆犹新。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没跟家长打招呼,就自己一个人溜达到东四剧场买了一张戏票,进去听京剧《杨八姐游春》,根本听不懂,中途睡着了,散场了旁边的大人才叫醒我,回家天都黑了,差点没挨家长一顿揍。

隆福寺那时候还有几个很有特色的买卖人,虽说都是一、两毛钱的小生意,但往往吸引着过往的人驻足观看。

有一位当年也就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进了东口不远、路南的台阶上,脖子上挎着绣花绷子,手持绣花针,一边表演绣花一边叫卖绣花针。您要是买,当场教会您如何穿针引线 ,同时让您亲自绣上几针,很快就可以掌握基本要领。您要是老主顾,兴许还送您一张图案纸样。

挨着卖绣花针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坐在台阶上,相貌慈祥,很少言语,身边摆着一溜用小线捆起来的一摞一摞的蛐蛐罐,专卖蛐蛐、油葫芦等鸣虫,顺便还卖侍养工具。卖的都是精品鸣虫,价格不菲。到了冬天,老者就把养冬虫的罐揣在怀里,也有深谙此道者前来求购。

紧挨着卖蛐蛐老者的是一位老太太,总是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盘腿坐在台阶上,神闲气定,双手揣在袖笼里,面前铺一块黑布,黑布的那一头放个小黑枕头,只见用秫秸杆作的两个小人神气活现的摔跤,滑稽可爱。其实是一根很细的黑线由老太太在袖笼里的手扽着,时松时紧,使得小人变换着动作,由于是黑线、黑布猛一看不易发现而已。往往围着好多小孩伸着脖子使劲看。结果好奇的小孩耐不住诱惑,掏出兜里仅有的几个钢镚,买一套回家给其他小孩做表演去了。

在路南的台阶上还有一家灌肠店,门脸不大,炸灌肠的炉子就放在门口,上边斜放着个大饼铛,用卤油炸切成片的粉红色的灌肠。一毛钱买一盘,自己端到屋里,浇上蒜泥汁,吃起来脆嫩鲜香,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我记得小时候吃炸灌肠使用很精致的小铜叉子,后来改成用筷子,现在都用牙签了。用淀粉和食用颜料蒸出来的红色的灌肠,现在都不放颜料了,所以是土灰色的。三十年前灌肠店向西挪了几十米,店面扩大了许多,至今仍然是顾客盈门。不过像我这岁数的,都认为这灌肠的味道确实不如当年了。

顺便说一句,当年炸灌肠的是位人称侯大嫂的中年妇女,长得端庄秀丽,动作持重,不幸文革中受到人身攻击,死于非命

当年在连丰(原来叫孙家坑)胡同把口有一家修理钢笔的小店。那时候用自来水笔(也就是钢笔)的人多,来修钢笔的人自然也多,磨尖、点金、换笔胆、配零件,业务一应俱全,手艺好,生意当然也兴旺。现如今,这行当全北京城仅剩下一家了----广义修笔店,原来在灯市西口路西,紧挨着洗染店,后来搬到路东了,只是生意惨淡,门可罗雀,不过老板还是人大代表,因为保留了这门手艺,CCTV还拍了专题纪录片。

在工人俱乐部西边有个花店,主要卖盆栽花卉、小盆景,也卖花盆之类,也有少量的切花,后来还卖过热带鱼。进花店往里走有个简易的花房,类似于温室,冬天进去暖烘烘的。文革“破四旧”时关门了,因为养花、养鱼被列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在历史上隆福寺街有好几家古旧书店铺,曾经是这里的特色产业,吸引着几代文人骚客和古籍收藏家。据说在解放前这一行业就已经没落了。五十年代以后只有中国书店还存在,经营的还是古旧书刊。现在路南的那家旧书店原来是中国书店的收购部,门市部在工人俱乐部大门的东侧和路南各有一家。文革的时候路南的那家门市部还开着,卖的旧书主要以马列著作、毛选等政治书籍以及一些技术书。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一套精装俄文原版的《高尔基全集》售价才两块钱,一共二十几本,几十斤重,比买废纸都便宜,另外当时不知从哪个仓库翻出来的库底子,全是延安整风时期出版的丛书——干部必读,统一的封面,价格也非常的便宜。这门市部直到80年代初不存在了,改成卖牛仔裤的小店了。真是今非昔比。

隆福寺这条街上卖鸟的、澡堂子、理发馆、照相馆、粮店、油盐店、食品店、酒馆等一应俱全,但是饭馆只有两家,还都是清真的,一家是白魁老号,一家是回民食堂。后来回民食堂改成了隆福寺小吃店,至今还在,不过从品种、质量、营业面积、人气都大不如前。记得文革刚开始的那会儿,红卫兵在小吃店里贴出告示,让顾客吃完饭自己把碗筷送到洗碗处,美其名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种号召也没能实行几天。前几年我到日本出差,在快餐馆吃完饭了,顾客都把碗自觉地送到洗碗处,我不禁想起来,中国红卫兵当年没实现的事情,敢情在日本一直实行着。

二十年前隆福寺街逐渐形成了以卖服装服饰为特色的商业街,在京城名噪一时,红火了几年。后来不许自行车、机动车驶入了,成了步行街。随着北京城各色大型商业中心的形成,购物可选择的范围地点更多了,顾客群自然被分流了,如今的隆福寺街冷冷清清,尽管十多年前政府也企图打造隆福寺商圈的文化,重新修葺了标志性建筑,但是并没有使隆福寺起死回生,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场面再也不复存在。市民中曾流传说,重修隆福寺时破了这里的风水。我看倒未必如此,重要的是要按经济规律办事。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