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李

最美妙的感觉 不是拥有 而是怀念

 
 
 

日志

 
 
 
 

“炮陈”把“五环”“笑脸”“脚印”送上奥运会开幕式的夜空  

2008-08-13 23:1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炮陈”把“五环”“笑脸”“脚印”送上奥运会开幕式的夜空 - 老李 - 老李

“炮陈”把“五环”“笑脸”“脚印”送上奥运会开幕式的夜空 - 老李 - 老李

“炮陈”把“五环”“笑脸”“脚印”送上奥运会开幕式的夜空 - 老李 - 老李

“炮陈”把“五环”“笑脸”“脚印”送上奥运会开幕式的夜空 - 老李 - 老李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夜空闪耀的“焰火五环”、“笑脸”以及“脚印”,人人看了赞叹、新鲜,连美国焰火世家出身的菲尔·古奇也连叹“了不起”。北京奥运会焰火使用的这一中国首创的膛压发射技术发明者,竟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公司总经理陈延文。

开幕式创意阶段,视觉特效总设计蔡国强希望烟火打出具体图案。这一创意很好,却也给北京市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出了道难题。

“我们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好办法,当走投无路时,2007年2月,一个人主动找上门来说——我肯定能把你们的五环‘噔的’打上去。”蔡国强说的这个人,就是陈延文,一位只有中专文化、当兵时进行飞机机械维修的民营公司老总,日后被大家戏称为“炮陈”。当时陈延文说了半天他的原理,蔡国强其实根本没听懂,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说“等你弄出来再来吧”。

 尽管没得到“名分”,陈延文心中依然有着挥之不去的烟花之恋以及奥运情怀,前前后后为研制膛压发射技术投入1千多万元。陈延文找到蔡国强之前已进行了半年的调研,拜访了国内著名火工专家赵家玉、潘功佩,还自己进行小实验。他再见蔡国强时,已是一年后的事情了。其间陈延文还先后推出了四代专利技术,进行了上千台次的基础发射单元的实验。为了测量这种用膛压技术打到天空的烟花到底有多高,上百万元的进口测高仪买不起,陈延文他们索性爬到公司对面正要完工的一栋百米高的大厦上,用肉眼目测烟花爆炸的高度。

2007年11月陈延文自己实验打出了第一个环,今年初请蔡国强到朝阳区银河草原度假村观看。蔡国强看了特别兴奋,后来又把张艺谋等人叫来观看了五个环上天的壮丽景象。五环由5个矩阵打出,每个矩阵形成1个环,为了加重影像度和空中效果,1个环分3层摆开不同的角度,1层是24个弹,1个环就等于有72个弹同时上去。5个环一共需要360个项目单元。地面一个环的矩阵直径2米,在空中每个圆的直径则达到84米。脚印和笑脸使用炮弹相对较少,分别为32个和41个。

陈延文用膛压发射技术在180米高空打出了五环、笑脸和脚印的图形,而且停留时间长达4.8秒,此前的烟花只能停留一两秒。这一技术成为烟火特效燃放技术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以上是我从网上下载的有关报道。

刚才陈延文给我打来电话,说起此事,让我不禁惊喜。我连忙上网搜索有关报道。如今他已经被称为“炮陈”了,为奥运会开幕式的精彩创意的实现,破解了技术难题,默默地在幕后画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陈延文是我几十年的好朋友。从小我们是邻居,小学的同桌,中学又在一个学校,后来下乡到内蒙古兵团我们又在一个连队。七十年代他到武汉当了兵,复员回到北京进了酒仙桥的电子厂。九十年代初下海搞起了民营公司,经营电子产品,事业上获得了成功,当然也积累了一定的资金。

我问他,怎么就想起搞烟花发射技术?他告诉我,这是几十年的梦想,1959年国庆十周年的晚上,他父亲带他去天安门广场看礼花,他天真地问父亲为什么礼花只能放出花,要是能打出字该多好呀?父亲鼓励他说,你好好学习,等你长到我这么大岁数,礼花一定能打出字来。

五十年过去了,陈延文终于亲手实现了童年时的梦想,也实现了老父亲的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