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李

最美妙的感觉 不是拥有 而是怀念

 
 
 

日志

 
 
 
 

改革开放之初亲历的几件事----去饭店做笔译  

2008-12-07 23:01:50|  分类: 京城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改革元年的一九七八年算起,荏苒辗转,至今已经三十年过去了。拣几件我经历的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企业引进日本技术和设备的事儿说说,权当是趣闻吧。

  

日本人那天到工厂看了一圈,就告辞了,此后恐怕是应该进入技术介绍阶段了。我这管库房的当然依旧是每天忙库房的事儿。

就在日本人来厂里考察的第三天的上午,我正忙得一头大汗在搬材料,供应科长和厂办公室主任跑来找我,“李子,先别干了,赶快收拾收拾,厂长来电话让你马上跟主任去新侨饭店,车都备好了。”科长气喘吁吁的说。

“什么事儿呀?”我问。

“赶快去吧,都等你呢,到那儿就知道了。”主任直催。

我是一身不太干净的蓝工作服,脚上穿双旧解放鞋。主任看出我这身打扮去饭店不太合适,忙说,“赶紧换衣服,马上就走。”

“甭换了,我从家来就穿这身儿,中午饭都带了。”

“那就走吧,饭盒让别人帮你收着。”主任拽起我就走。科长在一旁笑着侃道:“李子,这回好事儿来啦!”说着竖起了大拇哥。

坐上厂里的军绿色北京吉普(那时企业里很少有小轿车,甚至连吉普车都没有),直奔位于崇文门的新侨饭店。

一下车快步拾阶而上,刚到饭店大门口从里边闪出两位穿便装的男子(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涉外的公安人员)把我和主任拦住了,神色十分警觉,问我们来这里的理由,哪个单位的,并要求出示介绍信和各自的工作证。主任客气地向他们说明是来参加与日本人谈判的,并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你呢?”一位便衣男子上下打量着我问到,肯定看我这打扮无论如何不像是来参加谈判的。我说“我们是一起的”,我从随身装着的带拉锁的钱包里抽出工作证递给他,他看了看,说声“你们等一下!”就拿着我们的工作证转身进到饭店大门里面,我从大门的玻璃看到他正打电话,可能是在核实我们讲的情况。一会儿,这男的出来了,把工作证还给我们,说了声“进去吧!”我和主任迈步跨进了饭店的大门。

饭店大堂里灯光并不明亮,除了有一名女服务员之外,就是刚才询问我们的两位男的躲在大门口,冷冷清清。主任带着我直奔电梯,到了楼上出了电梯,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走廊里空无一人,静悄悄的。主任带我走到一个像会议室的房间门前,他示意我在这儿等一下,他敲了几下门就推门进去了,一会儿,总工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叠日文的文件,跟我交代说,日本人今天是介绍生产工艺和设备,正在讲解呢,可是提供给我们的文件都是日文的,现场的翻译忙着口译,你的任务是现在就开始把日文的工艺文件翻译成中文,意思说清楚就行,写好一篇就让主任随时转交给我,我看明白了才好与日本人具体谈。我应声说试试看吧,我得先看明白才行。

我接过一叠文件,在走廊里正好有一组沙发前面摆着个长茶几,我坐下来点上廉价的“红缨”烟,大致翻看了几页,嗯,基本可以看懂,只是一些涉及到的技术术语和一些名词不知所云,况且手头也没有一本词典,虽然我进厂一年多了,可是从来没有进过车间,连最简单的生产工艺流程都不知道,这可如何下笔写呀!

主任正好给我送来一本厂里的信笺和一支圆珠笔,我跟他说,“我基本能看明白,能不能把总工叫出来,我问他点事儿。”主任应声返回会议室,叫出来总工,我向他按照日文的意思叙述了一段文件内容,他听了直点头,说意思没问题,照这样写出来我就能看懂。我又顺便问了他几个术语的意思,虽然他不懂日文,但是技术上的一些指标他一看就明白,可以比较准确地推测出中文是哪个词。总工拍拍我的肩膀鼓励我加把劲,今天争取把这些文件都译出来。

我趴在大茶几上,看懂一段写一段,到中午已经写出了几页文件。

很快就到吃中饭的时间,日本人都住在这家饭店,他们到餐厅去就餐,按照规定我们全体中方人员由厂长带着到位于新侨饭店地下室的员工食堂买饭票就餐,我们每人吃了一份四喜丸子和大米饭,菜汤免费,想喝就自己从大铝桶里舀。日后回到厂里给我们每人报销了三毛钱误餐费。

吃过午饭其他人还呆在食堂里议论工作,我又急忙回到楼上,趴在大茶几上继续翻译工艺文件。到下午三点多钟已经全部译完,当然比较潦草,谈不上遣词造句,但自我感觉语句通顺,意思明白。总算完成了今天这突如其来的工作,我也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随后,总工从会议室出来叫我一起去看日本人放映他们带来的有关设备和公司情况的纪录电影短片,我说,“您看我这身儿打扮,我就别去了。”他拉着我说:“没关系,刚才日本商社懂中文的人看了你写的东西,都说挺好,让我叫你进去一起看的。”恭敬不如从命,我悄悄地进了会议室,电影已经开始了,在后面找了个座位坐下。一位西装革履的日本商社的人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他的名片,同时轻声说了句“谢谢!”又双手送上一包SEVEN STARS。

从此以后的一段时间,厂里经常让我帮助翻译与日方来往的信件和有关工艺、设备、质量管理方面的文件,还翻译了一本日本出版的有关TQC小册子。

    我感觉当库工的日子可能不会太长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